打印

[談天說地] 新加坡学者:美国每次入侵他国 都是送中国大礼

新加坡学者:美国每次入侵他国 都是送中国大礼

今日俄罗斯”(RT新闻)在当地时间9月17日,播出了其对中国研究院春秋高级研究员、新加坡前外交官马凯硕的采访。

  马凯硕谈到了世界正在改变,美国以及整个西方都应该适应这种变化。“西方统治”并不是理所当然的,甚至是一种“反常”。他表示,1820年以前,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一直是中国和印度。

  提到美国对别国的干预时,马凯硕说,美国每一次干预或入侵他国,都是送给中国的礼物。

  马凯硕可以说是观察者网的老朋友了,被中国网友亲切地称为“老外局座”,经常发表有关亚洲崛起、西方不应唯我独尊等观点。今年6月23日,他就参加过“观天下讲坛”,畅谈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。此外,观察者网也曾刊登过马凯硕的一系列专栏文章,如《自由主义将被中国终结?外国网友这么看》、《不再冷静的美国撞上门来,中国怎么办?》、《我用这个词形容中国的“西方形象”》、《中国如此务实,其他国家能做到吗?》等。

RT视频截图RT视频截图
  “当中国和印度醒来时,西方开始熟睡”

  RT新闻记者从马凯硕今年四月的新书“Has the West Lost It? A Provocation”(《西洋西下?》)开始谈起,针对这个书名问道,“为什么说西洋西下?西方输给了谁?失去了什么?是知识、是对全球进程的理解,还是经济实力或支配地位?”

  马凯硕这样回答:“对于是否‘西洋西下’这个问题,我的答案是‘没有’或者‘还没有’,因为我担心,在很多方面都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西方文明,积累了如此多的权力、财富和思想,甚至改变了世界,现在正在丧失其地位。”

  “这是西方国家犯下许多战略错误的结果,尤其是在冷战结束后,他们说,我们已经达到目的了,我们不需要改变,我们不需要去适应。”

  “他们错在,当中国和印度醒来时,他们开始熟睡。为什么中国和印度会醒来?因为在1820年之前,中印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。”

  记者继续追问:“但你曾说过,西方大国并不完全明白,中国和印度在经济上占据着主导地位。如今这早成为一种常识,我敢肯定,西方领导人确实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,这正在发生。所以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对吗?我相信他们能看到,并理解这一现象。”

  马凯硕:“我认为,他们只是口头上说说,但他们不明白,世界已经改变了。”

  记者:“他们是在拒绝吗?”

  马凯硕:“举个例子吧。世界上最重要的两大全球经济组织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和世界银行。现在有规定,IMF的总裁必须是欧洲人,世界银行的首脑必须是美国人。而尽管亚洲人占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,并且拥有当今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,他们也没有资格管理IMF和世界银行。这就是对他们现在必须分享权力这种观点的抵制。”

  记者:“这是一种反抗?势利?霸权?”(Resistance or snobbism and supremacy? )

  马凯硕:“这是混合的。西方人的思想现在非常混乱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投票给像唐纳德·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领导人(populist leaders),或者投票支持欧洲的极右翼政党。他们的心中很混乱。他们知道,他们统治的时代即将结束。但是他们在心理上,情感上不能接受,因此他们拒绝这一点。”

TOP